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拉近邻居之间的关系
拉近邻居之间的关系

拉近邻居之间的关系



2007年2 月14日西洋情人节。晓秋,一个去年被发好人卡,荣誉加入去死去死团第18届编号7214007
的会员。在今天将实行计划了一整年的邪恶行动,若是要问他为什么准备了这个计划的话,他回答说。

「那是当然的喽!隔壁的那一对狗男女,居然在我去年被发卡的时候,卿卿我我的在我隔壁吃烛光
晚餐,伤害我弱小的心灵。哼哼哼……这对狗男女,准备接下我一整年的怨念吧……」

2 月14日早时8 点,躲在窗边监视隔壁大门的晓秋,亲眼确认隔壁怨恨对象的男性出门,计划行动
开始。

「叮咚、叮咚……」

晓秋在身上藏着几个道具,带着虚伪的笑脸按响了隔壁的电铃。

「来了、来了!请问你找哪位?」长发的水町带着疑惑询问。

「妳好,我是住在隔壁的,我刚刚有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从妳家楼顶爬了进去。所以想来通知
妳一下,让妳小心一点,免的出事。」

很耸动的谎言,为了今天,晓秋想了一个多月才想到这一番话,并且对着镜子把表情练的毫无缺漏,
有绝对的自信让对方上当。

「真的!?从哪里爬进来的,我是不是报警比较好?」水町果然上当,慌忙的问怎么办。

「不用担心。」晓秋忍着笑,比比放在玄关的电话机「最近小区里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告诉警察的
话,警察也不会很慎重的处里的。所以妳还是打个电话给亲友,让他们过来保护妳,这样也安全的多。」

「对喔,我还能叫达也回来保护我。真是谢谢你的提醒,我这就去打个电话让他回来。」

「不用客气,我们是邻居嘛,应该亲密的相处才对。」嘴巴上是这样子说,但是晓秋却是在心里想
「是啊,等一下我们就应该「亲密」的相处相处,嘿嘿嘿……」

「嗯!?呜呜…呜……」

晓秋趁着水町转身的时候,从怀里拿出准备多时的迷药手帕,盖在水町的口鼻上,将水町给迷昏。
水町柔软丰满的身体,无力的靠在晓秋身上。

早时8 点半,逆袭计划下一步。

晓秋将水町搬回了家里,给水町换了订购的特制皮衣,用准备好的器具锁住水町后,将水町放在特
制的隔音房里面。

这间隔音房间是半年前晓秋请人特制的,能够隔绝任何音量传出,但是却可以由隐藏装置的喇叭与
麦克风听到外面的声音,里面还放置了一个大屏幕与摄影镜头遥控装置。

「醒了吗?欢迎妳来到我为妳准备的处刑室。」

「啊─────!!!救命啊!你不要过来!走开!走开啦!」水町醒来,就看到自己被换上变态
的皮衣,双手双脚被皮衣上的扣环固定在背后。她正在一间漆黑的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一盏小灯照明,
角落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SM在用的器具,而之前看到的邻居正一脸笑容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就猜到
自己已经被眼前的邻居给绑架了。

「你要干什么?不要靠过来!来人啊!救命啊!!!」水町惊恐的大声呼叫。

品性单纯的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只懂得大声呼叫而已。

「不用当心,我不过是要与妳好好相处而已,想必我亲密的邻居很乐意与我增加一些更「亲密」的
关系吧。」晓秋将皮衣底裤的拉炼拉开,水町饱满的阴部出现在晓秋的眼前。

「喔…真是漂亮的粉红色,让我来尝尝味道如何。」

晓秋含住水町的两片阴唇,舌头在缝隙上勾画,轻轻的挑开阴核上的包皮,开始舔吸肿胀的阴核。

「啊…啊…不要啊……那么脏的地方…我…我居然有感觉了……」家较严谨的水町,连做爱都只准
正常体位,从来没有被人舔吸过那个地方,心理居然有一股叛逆的快感。

「喔喔喔…这么快就泛滥成灾了,这么多的蜜汁怎么可以浪费了,我要全部吸光。」

晓秋再接再厉,将舌头长长的伸进桃园洞里面去,用力的抽插搅拌了起来,嘴里也用力的啜吸水町
的阴唇。

「不要…不要……太刺激了!我受不了了!要去!去了!!!」

可能是没受过这种刺激,水町居然高潮到潮吹,喷溅的淫水打湿了晓秋的衣服。

「妳这个淫荡的女人,居然爽到喷出来了,看来好像是很满意我的服务。不过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而已,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喔。」晓秋脱下湿淋淋的上衣,露出锻练过的精壮肌肉,拿取了放在一边
的各种道具。

接着,晓秋开始在水町的身上抹上一种刺激性的软膏,并且在一支按摩棒上面也抹了一层,然后扳
开水町的小穴塞了进去。

这支按摩棒虽然比较细,可是马力十足的很会扭,根部还有一支会震动的小分岔。为了防止按摩棒
掉出来,晓秋还特地在水町的腰上绑了麻绳,绕过了跨下把按摩棒压着。

然后晓秋用眼罩绑住水町的眼睛,手上拿着一支羽毛,用羽尖轻轻的挑逗充血的阴核。

「怎么样啊,爽不爽啊,是不是很舒服呢?」

「啊…好热……好痒……不要…把这个拔出去…好难受啊……」水町开始搔痒的扭腰,身上浮起一
片细细的汗珠。

「还没完喔。怎样、怎样,这样子搔是不是很痒啊?」晓秋用开始羽毛的羽尖在阴核边缘画圈。

「拿走开!拿走开!好难受啊!」

晓秋用羽尖压了几下阴核,轻轻的在上面点着。

「啊!啊!甚么东西!刺刺的!痛!」

「会痛吗?那我拿开了,想要再刺就要请求我喔。」晓秋怪笑着把羽毛拿开。

「痒!好痒啊!还是刺我吧!我痒的受不了了!」少了珠针的骚扰,没想到反而痒的更厉害,水町
感觉到阴核麻痒的发胀,似乎充血胀大了两倍。

「喔?先前给妳妳不要,现在反而想要了。」晓秋轻轻的用羽尖在大腿内侧挑逗,就是不去碰阴核。
「我说过了吧,现在想要就要请求我。这是妳请求人的态度吗?」

晓秋故意捏了捏水町的阴核「想要吗?想要我刺一刺吗?那就请求我啊,只要妳开口求我,我就给
妳一个痛快。」

「不!我不要!死都不要!」水町猛力摇头拒绝。

「好吧。」

晓秋将水町皮衣胸前的部份拉开,两颗巨大的乳肉弹跳了出来。虽然在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一
次了,但是现在晓秋依然看的有点窒息。

两手抓上那一对F 罩杯的蜜乳,手指深深的陷了进去,手掌里可以感觉的到硬硬的两个点,晓秋开
始兴奋了起来,缓缓的搓揉那对乳肉。先用力抓一下,雪白的乳肉从指缝里滑了出来,轻轻在根部一握,
就可以挤出一个乳球。

「啊!不要!不要玩我的胸部!啊啊啊!!!」

水町高声尖叫了一下,似乎小小的高潮了。

「这也不给玩,那也不给玩。好吧,我是很好的一个人,而且也不是这么有空闲的,妳就先在这里
等一下吧,我去处里一些事情再回来。」

晓秋也不再玩弄水町,只是把水町改固定到了木马上,两手反折到背后绑起来,密穴里的那只按摩
棒与她的双脚也固定到了木马上,然后把电源打开就出去了,留下水町在那里喘息扭腰。

中午12点,逆袭计划第三步。

留下水町一个人在那里已经三个小时,按摩棒的电力也已经照设计刚刚好这时候耗尽,晓秋拿着一
些强精剂进入了房间。

「怎么停下了?不要停,动起来啊!我还不够!」水町正在木马上疯狂的扭腰。被麻痒与按摩棒刺
激了三个小时,这时候的水町有一点精神恍惚了,上下两个嘴巴都口水横流,哪里还有平时大家闺秀的
样子。

晓秋把水町绑着的两脚解开,抱着她的腰把她从木马上抱下来。

「不要!我还要啊!我还要!」水町两脚挣扎的踢动。

「想要被插洞吗?想要被更粗的棒子插进去,把妳的小穴给捣的稀烂吗?」

晓秋故意在水町的耳边吹气问道。

「要!要!我要!什么都好!只要能够进来,什么都可以!」

晓秋故意将跨下贴到了水町的手上,含着水町的耳朵说「我这一支棒可比刚刚的那一支要粗、大、
长,绝对可以把妳的小穴给填的满满的,直接送妳上天堂喔。」

然后把水町放到地上,把胯下贴着水町的俏脸磨擦说「不过很可惜的是,现在我兄弟还是软软的,
而且我事情也还没有做完,所以没办法帮妳解痒,妳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怎、怎么这样!等…等一下,如果如果我用嘴巴让它硬起来。是不是…是不是可以给我?」

「唉…好吧,谁叫我人好呢,就给妳一个机会吧。」解下裤子,把软小的阳具掏了出来,让水町用
嘴随意的摆弄。

半个小时后,由于晓秋在阳具上动了手脚,水町口舌侍奉的效果减的不到三分之一,再加上晓秋平
时有锻炼过,所以到现在阳具也不过是半软。

「喂,拜托妳快点好不好?我可不想一直耗下去。」

「嗯呜、嗯,滋湫、滋溜、滋湫、滋溜,呼!哈、嗯、嗯、嗯、嗯,呜嗯。」

水町舔弄着半软不硬的阳具,不停的吸啜着。

「妳听到了没?」

「哈、嗯、嗯、嗯、嗯,呜嗯。」水町摆头吞吐晓秋的阳具。

「妳有在听吗,耳聋了啊?」

「唔、呼、噗!」水町依然在吞吐晓秋的阳具。

「喂!别人在说话妳也听一下啦!」晓秋拉扯水町的头发,把水町给拉开。

「噗哈!呀啊!?」突然被拉开,水町的嘴角还牵扯着一条银丝连在阳具上。

「够了,我没空陪妳在这耗。」晓秋把阳具收回裤里去,Z …的把拉炼拉了起来。

「咦…」水町呆了一下「可…可是你快要硬起来了吧,你也想做对不对?我们来做嘛。」水町躺下
来,垫起脚把屁股挺的高高的,对着晓秋晃动她滴水的小穴。

「我老实告诉妳好了,与其这样子不上不下,我还不如自己打手枪还比较痛快。」晓秋故意转身大
力踏步,让水町知道他要离开了。「像妳这样什么都不让人玩只想自己爽的淫荡女人,妳就自己在这里
等小穴痒到发烂吧。」

「啊…不!不要!求求你了,你要做什么都可以!我什么也答应!只要你答应跟我做!」

「好吧。」晓秋奸笑的拖来一张椅子,在上面立了一根用珠子串成的肛门用按摩棒「妳用这个表演
肛门自慰给我看,要是可以让我看的屌起来的话,我就依妳所愿的屌妳。」

水町被晓秋拉到椅子前面,她张开双脚站在按摩棒的正上方问说「这…这样有对到吗?」

「喔─赞啊──!」晓秋欣赏的说「妳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淫荡,别老是傻站着啊,快一点插屁眼自
慰给我看,要不然我就走人了。」

水町把腰压低,让屁眼被立着的按摩棒抵到。

「唔…嗯,嗯唔、唔嗯、呼!进…进来了。」按摩棒的头一个珠子进了去。

「不用先插到前面洞里沾一点水吗?水都沿着脚流到地上去了,妳还真淫荡啊,还没碰到就湿成这
样子了。」

「嗯哈、哈、哈噫!呼──!」水町用力坐了下去,让屁眼把按摩棒给吞了进去。被弃以往道德的
束缚玩弄自己的屁眼,水町从中感到了背德的快感。

「妳再慢吞吞的我要走人了。」晓秋猛的把按摩器的电源打开,并且把工率调到最大。

「噫呀啊!噫啊啊、啊噫──!!」

按摩棒全功率的震动了起来,嗡嗡的马达运转声,隔着水町的屁股肉都还听的到。水町岛趴了地上,
屁股噘的高高的,按摩器的柄就像兴奋的狗尾吧一样,欣快的扭甩个不停。

「哈哈哈!这个好,妳的样子实在是太有趣了!」晓秋高兴的拍手问「看妳进屁眼进的这么轻松,
平常一定很喜欢玩屁眼吧,是不是每天都乐在其中?」

「啊、唔嗯!我…啊!我并没有…哈…我并没有做过这种事!」水町狂乱的摇头否认。

「妳少骗人了,妳这个变态!」晓秋抓住按摩棒的握柄,用力的把按摩棒抽出来,再捅回去。「妳
一定常常玩屁眼!要不然明明屁洞干干的,怎么会塞的这么容易!」

「啊──!啊──!!」

「淫水流的满大腿都是!」晓秋更快速的抽插按摩棒「两个洞都这么厉害,我看妳一定也常常玩三
明治,给两个男人操!」

「没、没有!啊、啊─哈啊、噫噫─啊噫─!」

晓秋一边抽插按摩棒,一边质问说「妳说!这么会流水的洞,妳怎么配做一个有气质的女人!这么
淫荡的肉体,妳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啊!」

「那……啊!那是因为你……」

「什么!?我听妳放屁!」晓秋用力拍打水町弹手的屁股「我有碰过妳的屁眼吗?我有操过妳的穴
吗?」

「明明就是妳自己淫荡!还敢在这里说谎话!刚刚抬屁股扭腰诱惑我的是谁啊!」晓秋用手拍不够
解恨,改用脚踹了起来。

「呀啊嗯!噫啊、啊噫、啊啊!!」突然一脚踹中了水町屁股的按摩棒,把按摩棒连柄一起踹进了
水町的屁眼里。按摩棒手柄的圆底,卡在了肛门里,整个屁眼都扩张了开来,中间露着圆圆的柄底。水
町一个抖颤,居然又潮吹了一次。

「哈─哈─哈──,居然整根都插到底了,妳的屁眼这么行啊?还爽到喷出来了,妳这个淫荡的女
人!」晓秋掏出胀的硬梆梆的大肉棒,把软摊在地上的水町给抱了起来。

「很好,既然妳让我看的这么有快感,那我就照约定搅烂妳的淫穴。」

比常人大了一号的肉棒,在烂糊的穴口蹭了两下,沾满了淫水之后用力的往水町的小穴深处挺进。

「啊啊啊啊啊!!!好粗!好长!好棒的肉棒啊!」晓秋的肉棒将水町的小穴撑的满满的,轻易的
就顶到了穴底。

晓秋挤喷出来的淫水,一下子就打湿了他的裤子「妳看妳淫水溅的我裤子都湿了,果然是淫乱下贱
的身体。」晓秋的肉棒噗叽噗叽的溅起了淫水的水花。

「啊、啊、啊!好棒!感觉好舒服!」

晓秋开始卖弄起锻炼过的的双向回旋技巧。

「唔、啊啊!用力的摩擦起来了!」水町下意识的夹紧了小穴,屁眼里的按摩棒震动与肉棒夹到了
一起,更是震的小穴水流不停。

「还早的很呢,再试试我锻练过的腰力吧!」晓秋的腰以机枪的射速耸动,啪啪啪啪的撞击水町有
弹性的屁股,撞起了一震震的波纹。

「啊、啊、啊、啊、啊噫!噫、哈、哈啊、哈噫、噫、嗯、呼噗!」水町整个身体都软了,就只剩
下下半身两个穴洞,还有力的夹着肉棒与按摩棒。「肚子…肚子里面……啊噫!不断翻搅着啊!」

水町的脚向后紧夹着晓秋的腰,俏丽的脸趴在地上,舌头吐的长长的,口水和泪水流的满脸满地。
还不停的用自己胸前的两个小红莓,去摩擦粗糙的地板。

「好棒!好猛!塞的满满的!感觉好爽好舒服!」水町全身肌肉猛的一紧「不行、受不了了!这种
感觉还是第一次啊!要去、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啊!!!!!」

「嗯喔喔喔!!!」晓秋被水町高潮前的紧缩,催的在水町高潮的同时内射在她的体内。水町的小
穴里,噗咻噗咻的喷流出了大量的白浆。

「嗯,我还没满足喔,趁我还没软下来,我们就接着继续做好了。」补充了强精剂的晓秋,肉棒再
次精力十足,狰狞的向趴在地上的水町走去。

下午16时,逆袭计划最终步被晓秋以轮番的变态手法奸淫,连续高潮到无法思考的水町,下体稀烂
全身沾满精液的躺在地上。前面则放着被晓秋奸淫时,胡里胡涂写下的留言与奴隶契约。

射的差一点软脚的晓秋,将那一张留言放到了水町家的玄关,然后把水町的眼罩取下,将水町重新
绑在木马上。不过这一次前后两个洞,都塞上了粗大的电动按摩棒,然后晓秋遥控监视的镜头对准玄关。

下午17时30分,回家后看到留言的达也,出现在晓秋家的门前。

「你好,不知道可不可以问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我未婚妻离开家去哪?」

「嗯……」晓秋假装思考了一下「我好像看到一个男的,开著名贵的跑车载她走了,发生什么事了
吗?」

「没…没有,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不会、不会。」

半年后,达也搬家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在达也离开的那一天晚上,晓秋带着他征服的奴隶,在水町
与达也原来的住处后院疯狂的作爱。

「哼、哼、喝、哈!怎么样啊,我的棒子与那个小白脸的比起来如何啊?」

「啊、啊、啊、啊!主人的最棒!主人的比他粗比他大!我爱死主人的大肉棒了!」水町原来的闺
秀气质已经消失无踪,满脸淫媚的在晓秋怀里扭腰,毫无羞耻心的拉扯胸上的乳环,抽动屁眼里的按摩
棒。

「回答的很好!接下吧,这是给妳的奖励!吼啊啊啊!!!」晓秋飞快的耸动虎腰,然后大吼一声
将水町的肚子里射的满满的。

水町喃喃自语的道「我…爱上当变态的感觉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