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人妻与妓女的差别
人妻与妓女的差别

人妻与妓女的差别

「你……你要洗澡?」我问道,起身准备出去。

「你洗,」她拿起梳妆台上的香水往自己脖子上喷,「我刚才洗完。」「我洗?在这?」我顿时一呆:「不……不必了……我……」「听话,快去洗,洗个澡,我想和你谈谈。」她命令式地说着,一边拉我到浴室前,「把臭汗洗去,我们好一起喝杯下午茶。」「好吧,我听你的。」我只有服从。她媚妩地一笑,帮我把门关上。

这间浴室里面也全镶着粉红色的大理石。浴池是心形双人按摩喷泉式浴池,属于高科技产品,价值昂贵。

她真会享受,有钱人,生活真的是完全不同,连洗澡的地方都这么漂亮。我从没有在这样豪华的浴缸中洗澡过,一种强烈的欲望使我飞快地脱下衣裤,跳进了浴缸。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准备好好地享受一下。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开了。卡琳披着那件粉红色的浴袍走了进来。

「啊,卡琳!」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不知所措,习惯地用手掩住了下体,结结巴巴地说:「这门,不是已经关了吗?」「我的私人浴室。」她站在浴缸旁神情古怪地看着我:「在我浴室里,门当然没有锁的。」「哦,对不起……我……」我连脖子都红了。我虽然已有过不少女人的经验,但在卡琳面前却显得像个没有经验的童男。

「你用手掩着什么?」卡琳看向我的下身,「难道我还没有见过你那儿吗?」「我……我……我们……」我一时无语以对。

卡琳仿佛没听到我的声音,手却伸到我的胸前,自言自语地说:「还是年轻人的身体好,这肌肉真结实,摸起来好舒服!」我就这样裸身泡在水里,任她在我身上揉摸。

「放开手!」卡琳柔声道:「我好喜欢它!」她的手已经伸向了我的阴茎,倾斜的身体让她丰满的乳房进入我的视线。

「你怎么不抚摸我?」她一边玩弄着我的阴茎,一边说。

她的目光和话音让我不得不把手放在了她的胸乳上,我就像个听话的孩子。

「让我替你洗!」她的眼里闪露着一种欲望,一种狂妄大胆,饥渴难耐的欲望。她的手捏住了我的阴茎,放肆地拨弄着,似乎要将它揉碎。

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在我的浴室里,她也是帮我洗阴茎的,不过那时可没有这次这样放浪。我拼命地压住了自己的紧张,可是,血液在我的血管中沸腾起来,欲火在全身开始燃烧,我下体已被她那双柔滑的手,玩弄得坚硬膨胀起来。

「你应该很棒,让我把你变成一个优秀的男人!」她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说:「女人喜欢高大英俊的男人,就像你这样。」她的头更凑近我的下体,「你一定会讨所有女人喜欢,你的肌肉,你的这玩意……」她顺手在我阴茎上重重捏了下,又说:「让所有女人看见,都会喜欢的,这么大,这么硬……简直是一头品种优良的种马!」我真想不到,她竟说出这样粗俗的话来,这与她的身份举止,完全不相配。下体承受着她的玩弄,双手扒开她的浴袍,扯开粉红色的乳罩,让她那对大白兔似的大乳房蹦出来,然后十指在两只大乳房上面揉捏搓玩,回敬着她。

「我喜欢你,我知道你没钱,我会帮你脱离困境,并让你快乐,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她不断地说着,一边吻着我的胸肌。

突然她肩膀一斜,双手迅速脱掉身上的浴袍和三角裤。粉红的浴袍像蝴蝶一样飘落在地上,一身雪白的肌肤呈现在我的面前。

「喔……」她像蛇一样滑进了浴池水中,双手拥住了我的脖子,「我同样会给你钱……待会儿,给你很……多……」她在我耳边柔声说。

身陷困境的我再次明白了我现在的「身份」了。

「不过,你得让我快乐,让我舒服,你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一头种马,一定能让你的母马快乐的。我会给你一千块,不够的话,下次再来拿。」卡琳将手滑下来围住我的腰,「我不在乎钱,只要你令我快乐,我有的是钱。我还会替你介绍其他有钱女人,不过还得培训培训。」「培训?」「是呀,像你这样几分钟就完事,让我们欲上不能,欲罢难忍怎么行。」「我想适应一下就好了!」「你想得简单,出来找男人的女人,大多性欲旺盛,你没有娴熟的技巧和持久的定力,怎么能应付得过来?」「那……怎么培训?」「训练等会儿再说,现在我要真实的你!」她从背后用乳房磨蹭着我,既兴奋又娇媚地不住喊道:「宝贝男人,宝贝男人……」她光滑柔软的身子紧紧地搂着我,让我站起来,开始用嘴和舌去吻舔我的胸腹。当她吻向我的小腹,并最终亲吻我粗大的阴茎时,我感到了一种不可抑制的激情在全身激荡。

我忍不住把阴茎使劲往她嘴里塞,大概是我粗鲁的举动弄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推了我一把,把头抬起来,娇嗔地说:「不,不是这样,宝贝,你太急了,这样会让女人不高兴的!」我被她说得无地自容,挺着坚硬的阴茎立在那里,红着脸像个犯了错被妈妈教训的孩子:「对……不起!我……我……不是……我不是……」她温柔地吻了我脸一下,柔声说:「我没有怪你,你很高兴你有这样的激情,」她说着右手又握住了我的阴茎,性感地舔了下嘴唇,说:「现在,你抱我到床上去,用你这个大玩意加上你的激情,来好好爱我吧!」我抱着她冲进了卧室,在那张粉红色的特大床上,我把她丰满的胴体压在了身下,粗大的阴茎操进了她多汁成熟的阴道里。

她大声地浪叫着,雪白的大腿环抱在我的腰上,肥大的屁股随着我猛烈的抽插而在下面扭动,胸口上的那对大乳房也晃出一片眼花缭乱的乳波。

汗水很快从我们的肌肤里渗出来,化成了润滑剂……也就是六七分钟,我便在她丰满的肉体里射了出来,我瘫倒在她的身上,大口大口喘息…我不愿承认自己已是个男妓,当然也不会认可自己是个坚强的男人,否则我也不会有那么多哀愁,为自己这样出卖肉体和欲望而感到耻辱!

我是什么?男人,种马?大丈夫?或是一只受伤无人收留的野狗?她为什么要要我?并且又那么细心地照顾我?

卡琳没有理会我的思索,而是赤裸着成熟的胴体起身去拿酒,她扭动腰肢端着酒走过来的样子很迷人。

「宝贝,喝点酒。」她侧坐在床边,直直地看着我,毫无顾忌地展示着她那对迷人的大乳房,手依旧在我身上滑行。她的手很细嫩,她的抚摸像风的轻拂,不轻不重,让人清爽舒适。

「你也应该这样抚摸女人,不要那么粗鲁地用力,那是虐待,不是调情。刺激女人的重要东西是你的舌头,要这样亲吻……」她的舌头开始在嘴边微微颤动,她轻酩了口酒,然后放下酒杯,笑着说:「现在让我来教你如何让女人快乐。」她的手再次伸到我的腹部抚摸着我已软了的阳具,而我的手也再次伸向她的乳房。她用嘴在我的小腹上轻吻,时不时用舌尖舔吻,让我感到痒酥酥地,又有了冲动的前兆。

「当你进入女人身体之后,最主要的是想其他事,这样就能延长性交的时间。当然,这只是辅助,以后我会好好训练你,同时也给你配些药进补,让你的小钢炮能打持久战。」我试着用她的手法挑逗她,本来性欲满足的我又开始疯狂起来,我想进入,但她阻止了我:「你要忍住,别太激动。」她起身到柜里取出一根电动阴茎,套上套子之后,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打开电源,躺在床上享受起来;我看得欲火难耐,她却火上浇油,起身用嘴吸吮起我的阴茎来,不停地旋转,吞吐、舔食,我开始兴奋喘气,她就停止动作,用手在我充血的龟头上捏起来,反复好几次,已有半个小时没有泄了,阴茎有些麻木了,她抽出假阴茎,将我推倒在床上,翻身骑了上来,阴茎尽根而入,她开始挺腰扭动,我感觉得到龟头与花心的触碰。

「快摸我的奶子。」她颠簸着身子,肥大的屁股在我身上起落着,使得那对沉重的大乳房有节奏地筛动。

我左手抚摩她的乳房,右手捏她的乳头。

她忘情地呻吟起来,就这样她在我身上骑了有十多分钟,我很奇怪我没有被她疯狂的骑术所击退,当她高潮来临时,她僵直地挺着身子,颤抖着,嘴里不停地叫着:「宝贝……好极了……哦……真是匹好种马……」她的阴道里充满了淫液,流出来把我的阴毛都给弄湿了,最奇妙的是她在高潮时我明显感到她阴道里的肌肉在收缩。

就在我忍不住挺腰抽送时,她媚笑着起身,让我阴茎从她体内退出来,独自挺立在空气中。

「忍住,你不要太快了。你看这次不是比开始好多了,如果你坚持的好的话,你可以再给我一个高潮。」她赤着脚跑到厨房拿来一块冰,毫不留情地在我的阴茎上涂抹起来,我大声叫也无济于事,就在阴茎被冻得萎软时,她的嘴又凑上来,舔、含、吮、样样都来,很快就让它再次昂首挺立。

然后她又飞快地跨坐上来,疯狂地套动,动作越来越猛烈,真不敢相信她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她的体力和需求是那样的强烈。

我被她的疯狂所感染,双手抱着她起落的大屁股配合着向上猛操。屋子里满是她淫浪的叫声和我使劲上操时发出的吼声,加上她滑腻的大屁股在我下体起落的撞击声,奏出了一曲动人的生命交响乐……终于,我们在高声的欢呼声中达到了高潮。

卡琳这次比前两次来的都猛烈。她大屁股重重地猛坐了几下后,就紧紧地压在我的下体,身子连同晃动的双乳一同扑在我胸口,两手从我的两腋伸到我的背后,高潮爆发的一瞬间,我只觉她两腿一紧,她的整个身体都在我身上颤抖,同时我的背上忽然一阵巨痛,她长长的指甲居然在我背上抓出了十道血痕来。

「对不起,我高潮来得猛烈时总是这样,你的背上疼不?我给你上些药水?」满足后的卡琳脸色特别的红润,心情也特别的好。

「不必了,只是一点痕迹,没事的!卡琳,你真是个性感强烈的女人!」我环抱着她依然趴在我胸上的裸体说。

「不错,这肯定让所有的女人兴奋异常。以后我给你介绍客人,行吗?」她从我身上爬起来说。

我用沉默表示回答。

「我要上个厕所,不要离开床,」她说,「我要跟你谈件事,我想床上是最理想的地方。」这回她没有把皮包带进厕所。我用最快的时间查看了她的皮包。皮夹、信用卡、化装品、反正就是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

她的真实名字叫汤丽。更重要的是我看见一张银光闪闪的商业信用卡,持卡人的身份竟是「奥维拉」女装店的总经理。老天,她竟然是那间名店的老板,在这个城市,几乎所有的富家太太都是「奥维拉」女装店的忠实顾客,它几乎成了女装豪华时尚的代名词。我没想到我是和这个城市里最有名望的女装店老板在作爱。

她出来的时候,我已躺在床上抽烟了。

她爬上了床,在我的身边躺下,她的手很自然的又伸到了我的小腹,玩起了我的阴茎。

「现在,我们来谈谈我们的事吧。」她轻松地说,「你觉得这样挣钱怎么样?」「如果对方都是你这样的女人,那我非常愿意挣这个钱。」我发觉自己已变得下贱无耻,这样的话居然也这么轻松就说了出来,好像我天生就是个男妓,一头种马。

「当然不会,你要想挣更多的钱,你将会面对各式各样的女人,有老到牙齿都掉了的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也有二三十岁的美貌少妇,还有那些肥得流油的肥胖女人,或是骨瘦如材的瘦女人,总之,老少肥瘦,美的丑的,黑女白女,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有钱,而且是来寻求性满足的,只要你能满足她们的性欲,她们不会对你吝啬那些钱的。」卡琳看着我,热切地说。

「老到掉了牙齿的老太太?她们还能做爱吗?她们也会花钱来找我这样的男人和她们作爱吗?」我吃惊地问。

「那倒不一定,也许她们只是让你脱光了衣服看看你年轻的裸体,也许会让你用舌头舔她们的奶子或阴户。当然也许会让你用你这个阴茎去插她们的老阴户。其实不但是那些老女人,也有很多年轻的女人会让你做这做那,只要你依照她们的话去做,钞票就会滚滚而来!」卡琳见我有些犹豫,就努力地开导我。

「那要是那些女客们让我舔她们的臭屁眼,我也要做吗?」我担心地问。

卡琳笑了笑:「那有什么?其实舔屁眼也是作爱的一部分呀,那些老外每次作爱可都把女人的屁眼舔一遍呢,这是很有趣的游戏呀,下次我还想你舔我的屁眼呢,呵呵……」我脸红了一下,回敬她说:「好呀,只要是你的屁眼,我现在舔都可以。」说着伸手到她大屁股缝里摸着她的肛门。

卡琳也不拒绝,只笑了笑,说:「看来你也不排斥吗,不过你放心,那些女人都是些有钱人,身上都很干净,你就是舔她们的屁眼也不吃亏呀。」我无奈地笑笑,「算你说的有理,看来妓男这碗饭,我是吃定了!」「别说的这么难听,你们和妓女可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可以做的,有的玩又有的赚,而且又安全可靠。这些女人都是有钱的良家妇女,身上可没什么怪病,你要是出去嫖鸡,说不定会染上什么性病呢!」她的口才非常好,越说越觉得是那么回事。

我笑着说:「我被你说服了,」摸她肛门的手忽然用力顶进了她的肛门,「现在要我舔你的屁眼吗?」卡琳哦了一声,屁股扭了扭,拿手指点了下我的额头,说:「还没怎么做鸭子,你就学得这样坏了,」她看着我忽然眼神古怪地又说:「阿荣,你和女人肛交过没有?」「肛交?」我讶然地说:「我从不干那玩意。」「你必须学会喜欢上它,」卡琳正色说,「你要想成为一匹好的种马,就必须学着去喜欢它,因为你不能要求你的女顾客怎样能玩,怎样不能玩,而是你必须服从她们,满足她们提出的一切要求,当然包括肛交在内!事实上,我认识的很多有钱的富婆,她们在性生活上都喜欢标新立异,肛交当然也是她们所喜欢的一种。」